全国

小说

高考记

1我疑心我的女儿虫的眼睛里新长出了一层阴翳。因为我发现她看人和物,远不像过去那样清澈、活泛,而是充满了成年人的

渭北沟野行记

一我坐在沟边的一棵槐树跟前,看着大片的云涌过来,身后的村庄却仍在沉睡着。狗在狂吠,烟在升腾,于断裂的墙垣下面,

新婚

我想尽我所能,用最少的文字,去讲一个烂大街的故事,它关于无关痛痒的爱情、令人沉浸的悲伤,以及命运的戏谑。1清晨

邻居

 盛夏到来的时期,天底下处处都敌不过的烈焰,唯在老梅院里可以感受清凉。十几颗硕高硕大的白杨,伸出茂密的枝叶,紧

血红的锦旗

“哎,瞧见昨个儿面锦旗了吗?”有人大声地嚷着,故意说给谁听似的。  “瞧见了瞧见了,那鲜红的颜色哟,就跟那啥,

如梦

 黄土塬上放眼可见的孤坟,藏匿在杂乱的枯草里,易燃的枯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燃烧起来,上坟的人都很安静,山路上少有

永夜(节选)

永娘半岁时,母亲便去了天国。因此,往后抚养起五个孩子的重担就全落在了老付一个人的身上。一家人的生活就靠着老付在

守空山

天色暗了,乌云密布,偶尔有白光撕裂,雷声轰鸣。大雨如注,雨滴噼里啪啦,拍打大地;雨水顺着山沟激流而下,压弯草的

等一树花开

?六点的晨光与我隔着一层薄雾,但它仍旧热烈得让我睁不开眼睛,还未长穗的水稻上附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途中偶然

伪装的鲜艳

“下一位,吴信。”吴信摇摇头,起身定了定神,心想:虽然这是个著名企业,想来面试也不成问题,自己在几百人的笔试中

我只在乎你

树锋关上了门,去房间给味芳拿发卡。  这是味芳患阿尔茨海默症的第十年。  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冬天,味芳去剪头发

兄长(下)

 编者按:在肆意奔腾的青春里,秦墨经历了很多,她的成长被宋哲一路保护着,这位从前针锋相对的哥哥,也逐渐被秦墨所

兄长(上)

 编者按:在少女最青涩的岁月里,她的懵懂和单纯,总会不自觉给她身边的人带来一丝伤害。秦墨是一个还处在

蝉说

2018030524宋俊瑶    一棵梧桐上趴着一只蝉。树是棵年纪轻轻的小树,十几年的光阴染出了活力昂扬的绿意

四眼

?而作为班上透明人的存在,我是得不到这样的优待的。大约读五年级时,才凭本事得到一个外号。那天开学,母亲特地亲自

他笑了

他又一次梦到何宝荣。梦到何宝荣用瘦削的手指夹着香烟在落日余晖的尽头冲他肆无忌惮地微笑,仿佛永远不会失意落寞。他

细碎星芒

周琅三岁时开始练功。当同龄的孩子都还在撒尿和泥玩儿的时候,周琅已经能连续地后翻跟斗,在炎炎烈日下稳稳地扎上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