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写作:要让新闻出个性

要让新闻出个性

—— 专访《好听不好听我叫第一声》采写体会

李希晓

  没有想到,一篇小专访竟有十几家报刊、电台介绍转载。更没想到,它会登上全国好新闻作品的大榜。但当时我就想到,这是一条地道的新闻,既然“捕”住了,就该全力写好。应该把这一鲜灵灵的新闻素材精加工细炮制,从思想到表现手法全新地托给读者,着力写出个性来。

  要抓有个性的新闻

  近几年,婚礼大办已成为社会的一大公害。尽管人们怨声载道,叫苦连天,可婚事大办之风屡刹不止,愈演愈烈,人们受传统婚礼文化的影响,恪守世俗的礼教,挑战者少,屈从者多。曾宪东以挑战者的姿态跳出来,独出新裁,标新立异,为女儿登了一则广告婚礼,声称自己是怪鸟,而且“先鸣”。多么勇敢的叛逆精神,多么酣畅淋漓的个性!

  富有个性的人才去创造富有个性的新闻。婚礼广告刊出的第二天下午,我便受命直奔曾宪东家采访。回到编辑部立即奋笔疾书,采写全过程只用了3个小时。第三天就见报。

  这个简略的过程说明,谁碰上好运也能获奖。再说,我那篇小专访也雀斑点点。然而,文章毕竟是作者综合素质的反映。它不光是用笔写出来的,那片田地里,流溢着作者的思想、情感,吐露着作者的思想方式和某些长期积淀的意识,那是一种内在的沟通和心灵深处微妙的协调。这些话不是故弄玄虚,全是真的。

  敢提炼个性化的题目

  曾宪东称自己为怪鸟,为女儿登婚礼广告是怪鸟先鸣。有人说“怪鸟”二字用得不好。但物以稀为贵,怪才有个性。怪鸟叫不一定悦耳中听,可毕竟叫出来了。它也是世界上的一种声音,也以其独特的价值而存在。所以,我在稿笺上写了“爱听不爱听,我叫第一声”作为题目。自己觉得有气度也气派,带有强烈地挑战意识和架势。主任看了,把“爱听不爱听”半句用红笔勾了。他是好意,怕刺激性太强了。勾得我好不心疼,左看右看还是原来的好。背着主任又斗胆恢复了过来。明知不礼貌,可心里总想让“原包装”同读者见面。送到夜班,夜班室的负责同志将题目改为“好听不好听,我叫第一声”,较原题平缓温和,也有道理。我这里强调的是,记者首先要有制作个性化题目的勇气,要有强烈的创新意识。不要把自己的虎气改掉了。

  笔下的人物要有个性

  人物专访是写人的,那就该写出人物的个性来。我专访开头的8个字“怪鸟先鸣,鸣声惊秋”将新闻人物的个性、新闻产生的时间,广告婚礼的反响巧妙地揉合在了一起。“这位谈吐幽默,性格开朗,盛产杂文的文友。他忘了给我倒水、抽烟,落座便说…”一句话,把被采访对象的性格、气质、爱好全写了出来。“忘了给我点烟倒茶,落座便说”,12个字着意写他痛快,干炼、实在,炽热的性格。尔后,用简洁明快的语言记录了他的谈话,充分地展现了他敢于同世俗开战的个性。结尾处,“曾宪东爱人嘿嘿一笑走上前来”,到“老曾哈哈一乐……”,使他的个性得以升华。“哈哈一乐”这一生理动作意在写他对不同议论的藐视,毫不在乎。反映了他镇定自若,豁达大度的性格。

  表现手法也要有个性

  专访中,为了自然实在,感染力强。我通篇未发1句议论。议论全是他们一家子发的。这就避免了作者的斧凿锯痕,增强了新闻的实感。

  为了生动、活泼,增强可读性,我把他们全家4口都推上场,请他们在有限的空间活动起来。曾宪东,曾岚、于化廷、老伴4个人穿插对话,各抒己见,使读者似见其人,如闻其声。

  这篇文字虽短,但款式讲究。专访首尾呼应,结尾深化了主题。文字简洁凝炼,以快“旋律”推进,多用了排比、借代等修辞手法,增强了文章的美学趣味。

  (作者为媒体研究人员)

附 文:

好听不好听我叫第一声

—— 访我区第一则婚礼广告的当事人

  怪鸟先鸣,鸣声惊秋。《内蒙古社会科学》副编审曾宪东为女儿举行特殊婚礼成为近日社会上的一大趣闻。

  记者怀着浓厚的兴趣采访了这位盛产杂文,性格开朗,语言幽默的文友。他忘了给我倒水、抽烟,落座便说,婚事大操大办已经成为社会的一大公害,送礼者厌、收礼者愁,但边愁做,恶性循环,而且礼钱不断加码。在经济文化还比较不发达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些人铺张浪费实属打肿脸充胖子,于国不利,于民不利,于已不利,于人不利,于下一代也不利。父母为子女做不完的事,还不完的债,而且还由此滋生出不少事来,这已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他还说,他有3个姑娘,一个儿子,老大不开个好头,后几个都效仿,精力耗尽,资金挖空,一辈子都没个轻闲。儿女婚事,不但要节约,而且要高雅,富有特点,要有利于孩子们成长。所以他同女儿女婿商量决定,办喜事不坐车、不放炮、不请客、不收礼。仅以一纸婚礼广告见之报端。

  记者见到洋溢着新婚喜气的新人曾岚和于化廷,他们说,我们觉得青年要有自立意识,敢于在外边闯,自己谋生干事儿。而我们不少青年却总让父母“输血”,自己的“造血”功能越来越差,这是不符合时代要求的。婚礼大操大办,掏父母腰包游山玩水,不顾家庭经济力量超前消费。青年人有责任改变这个恶习。我们决定到贫困地区考察,想亲眼看看农村的现状,了解农民的疾苦。我们想,结婚并不会因未周游苏杭而失色

  曾宪东爱人嘿嘿一笑走上前来,指着老曾说:“你们快不要说了,下午还听到有人骂你哩,说你迟早要唱后悔曲儿。”

  老曾哈哈一乐:“爱听不爱听,我叫第一声。他们想咋说就咋说,世界就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原载1988年10月14日内蒙古日报)

  本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