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新闻“增光添彩”的实用技巧

有一家新闻网站办了一个栏目,名叫“让新闻更有价值”,很有特色。但细细思考,这个栏目的名称说得不够严密,因为新闻的价值是客观存在的,不是“让”了价值就大,不“让”价值就不大。不过,这个名称提出了一个重要课题,就是怎么使新闻体现应有的价值,怎么使有价值的新闻更有社会影响力,更受受众关注,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如何更“出彩”,倒是值得认真探讨的。

  新闻价值的客观存在是一回事,报道能不能体现新闻的社会价值又是一回事。笔者参加优秀新闻作品评选,常常为一些颇有社会价值的新闻没有评上新闻奖而惋惜。如果记者在采写过程中多加“一把火”,思考更深刻一些,写作更讲究一些,让新闻应有的社会价值得到充分体现,取得更好的社会效果,完全是有可能出彩,进入优秀作品的行列的。从笔者接触到的材料来看,影响新闻“出彩”的因素是多方面的,而且出现在新闻采写的各个环节。

  当今新闻报道中存在的几个问题

  有些新闻的报道角度没有选准,造成新闻贬值。比如,有一条报道某个大城市技术专利申请量激增的消息,就有这个毛病。据报道介绍,长期以来,这个市的专利申请由大学和大院、大所唱主角,企业唱配角,而2011年全市专利申请量在大幅增加的同时,申请专利的构成起了变化,来自企业的专利申请量第一次超过“三大”。这当然是一条很有意义的新闻,可是,这篇报道仅仅局限于全市申请专利数量增长的层面,没有突出揭示“企业成为专利申请的主角”这一重大变化,更没有进一步展示企业这个新“主角”对全市经济技术创新的推动和贡献。显然,这样表述的切入点过低,难以反映这一新闻重要价值。这条新闻在评选中因此“名落孙山”。

  有些新闻就事论事,没有挖掘蕴涵的普遍意义。比如,有一条“跳桥自杀”的新闻,就写作而言,无可挑剔,但够不上是一条有影响力的新闻,因为除非知名人士、公众人物,跳桥(楼)自杀已经算不上新闻了,只有剖析自杀的原委才是人们需要知道的新闻。早在五六年以前,苏州日报就发表编辑部文章,明确拒绝发表“跳楼秀”这样的报道了。据这一自杀事件的后续报道介绍,这位企图自杀者是外来务工人员,因为拿不到工资一时想不通而产生了轻生的冲动。人们不禁要问,时至今日,外来务工人员为什么不用法律手段为自己维权呢?相关部门为什么不主动降低外来务工人员维权的门槛,非要等到他们身处绝境做出过激行为才设法解决呢?如果把这次“跳桥自杀”作为新闻由头,对自杀背后的原因进行剖析,指出需要采取的措施,为轻生者维权想法子、指路子。这样跳出“就自杀报自杀”的圈圈,揭示为外来务工维权存在的问题,新闻的警示性和影响力肯定可以大为增强。

  有些新闻缺少提炼,许多有价值的事实被冗长的过程叙述所淹没。比如,有一篇报道“纪实”了一个省会城市一项鼓励科技创新措施出台一年的效果,主题很重要,材料也很扎实,从措施的制定过程到贯彻实施的经验,面面俱到,长达6500字,四分之三版。这样“大块头”文章表面上看气势大,作者高兴,领导满意,相关单位关心,但在现今快速阅读的时代其效果就值得商榷了。笔者曾问过几位机关干部,他们之中竟没有一个读完全文的,大多是看了标题就把目光转向自己感兴趣的新闻了。作为汇报材料,这是一篇好文章,而作为新闻报道就需要调整和改造了,如果把文章分割成几篇,每篇精选具有说服力的事实突出一个主题,报道的可读性就会更强一些,揭示这项措施的社会意义就会更深刻一些。

  有些新闻不善于或不注重用事实说话,记者成了信息的初级“搬运工”。政府及有关部门推出新政,当然是新闻,但只是新政的“浅层次”报道,因为报纸不是政务公报,不是“文件”汇编,需要运用新闻手段对文件进行深层次的解读和评说,才能提高社会对新政的认知度和接受度。众所周知,农民宅基地及住房能否进入市场交易,是城乡居民关注的一个新问题。前两年,有一篇“启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报道告诉读者,某县的农民宅基地及住房有望办“两证”,在全省率先进入市场交易。但仔细阅读后才发现报道只是这个县的一个文件的摘要而已,所谓进场交易也仅仅是文件里的一句话,至于为什么要“开禁”,“有望”什么时候进场,进场有些什么规定,对农民有什么利好,等等,没有记者的任何“发现”。这样的报道难以引起读者的重视,难以引发强大的冲击力。一个主题重要的报道就这样在记者手中溜走了,实在可惜。

  其实,上述罗列的几个方面,只是影响新闻出彩的表象,对大多数记者而言,根本原因还是观察社会的功力不到家,缺少像许多成功的记者那样握有“察人所未察,见人所未见”,帮助人们正确认知客观世界的本领。记者是社会的“瞭望者”。在各种信息每时每刻铺天盖地而来的今天,记者只有拥有见微知著的眼光,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从共性中找到个性、从个性中揭示共性,从微观中把握全局,从偶然中洞察必然,才能发现新闻中的闪亮之点。

  记者需要具备的五种能力

  毫无疑问,记者具备这种必须的能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长期磨练。有经验的记者都会有这样的体会,有意识地在日常报道中训练自己的洞察力和表现力,对恰如其分地判断和展示新闻事实应有的社会价值,让报道“增光添彩”,是大有裨益的。根据笔者的体会,记者需要下工夫训练五种能力:

  第一, “以小观大”的能力。通过一滴水折射太阳的光芒,是新闻报道“出彩”的常用技巧。记者要站在全局高度,剖析手中典型的时代意义,向读者揭示社会发展趋势。在这里,“小”是报道的依据,“大”是报道的灵魂,“小”如果离开了“大”,“小”就没有报道的价值。许多精品佳作为我们提供了这方面的范例。比如,上世纪80年代初期,穆青领衔采写的因地制宜发展经济、条条道路通小康的通讯《骑着黄牛奔小康》,描绘农民尊重知识、盼望知识、两个村庄争夺一名农业科技员情景的特写“抢财神”,就是那个时期发生在中国农村的“以小见大”的代表作。

  第二,从一般中寻找特殊的能力。记者不仅要掌握微观,对同一主题的宏观情况也要了然于心,如果不了解宏观,微观的报道就找不到特色,出不了新意。这是一个相当艰苦的思维过程。我们在报道沪宁高速公路通车时就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当时,高速公路还是一桩新鲜事。在沪宁高速通车之前,已有两条高速通车的报道在全国产生了强烈反响,一条是沈大高速的“沈阳离大海近了”,另一条是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被沿线农民支援高速建设而牺牲自己利益的大局精神感动得流泪的报道“省委书记哭了”。那么沪宁高速通车报道怎样写才“不落旧窠”呢?在正式通车之前,笔者参加了建设部门组织的南京万人“尝新”高速公路的活动,从南京乘车到昆山,看到沪宁高速犹如一幅彩带在丹阳、常州、无锡、苏州、昆山等全国知名的中小城市间飘荡,漂亮极了,每看到一幅美景,乘客们便一阵欢呼。于是,一个全新的感觉油然而生。最终,我们以“金三角上的金色飘带”作为通车报道主新闻的标题,既反映我国高速公路建设的新成就,又形象地突出了沪宁高速的“个性”,受到了读者的肯定。

  第三,联想的能力。由此及彼、由近及远、由表及里的联想,是记者让新闻“出彩”必须掌握的思维方法,是让新闻更有说服力和吸引力的常用手段。许多看似孤立的新闻事件,一旦通过联想串联起来,其社会价值便得到大大的提升。比如,新华社有一篇脍炙人口的成就性报道《“新中国第一”的更迭》,其主题的萌生便是得益于联想。据组织采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介绍,有一年他在松花江丰满水电站参观,听一位负责人说,新中国成立初期这个水电站是全国最大的水电站,现在不行了,早被别的水电站超过了。当时他没有特别在意,后来研究成就性报道时,他感到像丰满水电站这些当年令人自豪的“全国第一”被甩到了后面,不是坏事,恰恰反映了我国建设的日新月异。于是在那年国庆期间,一篇开头为“在我们可爱的祖国,哪个油田最大?哪道桥梁最长?哪座大厦最高?对于这些问题,不同年代有不同的答案”的通讯就见诸于报纸的显著位置,形象地反映了我国各条战线的建设成就,给了人们以极大的鼓舞。如果没有联想,单个地报道各个行业的面貌变化,虽然也是新闻,但效果必然大为逊色。

  第四,在积累基础上进行比较的能力。地区差异,行业差异,同一地区同一行业的不同阶段和不同单位间的差异,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记者通过对差异的比较,可以给读者意想不到的启迪。有一位外国常驻我国的记者对我国的排队现象特别好奇,每次看到排队,都要仔细看一看,问一问,调查研究一番。对一个外国记者来说,把中国人排长队买东西的现象作为新闻一点也不不奇怪,但这位记者并不满足发这样的新闻,她把每次看到排队的时间、人数、买什么都记录下来,进行比较。结果,她获得了一个“惊人”的发现,第一年记录的是居民排队购买带着泥的白菜和土豆,第二年记录的是排队购买新鲜的西红柿和豆腐,第三年记录的是排队购买中国自己生产的洗衣机,由此她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经济大步发展,市场的供应日益丰富,老百姓生活不断提高。她把记录引入新闻之中,在她本国的报纸上发表,为广大读者所关注。这当然是一个个例,但它告诉我们,许多出彩的新闻并不是记者的灵感所至,而是长期艰苦积累和比较的爆发,因为没有积累就没有比较,没有比较就无法鉴别,没有鉴别当然就不会有所发现了。

  第五,报道吸引读者眼球的能力。现在人们阅读报纸,眼睛像个扫描器,看到新的重要的又是自己感兴趣的报道,才停下来看下去,这些报道好像有一把看不见“钩子”钩住了读者的眼睛。平心而论,现在有些有社会价值的新闻并不好读,数字成堆,政治术语、技术术语成串,枯燥乏味。记者花工夫采写的报道如果读者不爱看,那这些报道不过是记者的“自娱自乐”而已。要改变这种情况,就要求记者在写作时想方设法给报道安装一把“钩子”,让读者的眼睛停下来。“钩子”是什么?精心制作标题和导语是许多记者的首选。制作一个令读者眼睛一亮的标题和导语,给读者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是记者永远无法毕业的一门“学科”。为构思标题和导语而殚精竭虑,挖空心思,中外记者概莫能外。当然,有些标题和导语过于奇特,有摆噱的成份,但它们奇妙的构思和对吸引读者眼球的追求,还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实事求是地说,加强能力训练,让有价值的新闻更加“出彩”,不是一个新的命题,好比生产者要提高自己产品在市场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而永不疲倦地提高企业的技术水平一样,是采编工作中的应有之义。早在几十年以前,我国新闻界的一位权威人士就说过,记者要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写出“带响”“带彩”的报道来。许多优秀记者遵循这条路子,向读者奉献了一批批的精彩报道。他们的实践表明,只要加强责任意识、读者意识、精品意识,虽然不可能让报纸版面上的每篇报道都“带响”“带彩”,但力争使“带响”“带彩”的报道多一些,响度更高一些,色彩更绚丽一些,新闻的社会价值体现得更充分一些,并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而且应该是一种工作常态。

  (作者系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江苏分社原采编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