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要力避“文字游戏”

人们常说: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然而,时下有一些新闻工作者喜欢拽新词、乱用词,盲目跟风玩套路,缺乏敬畏之心,缺乏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新闻战线改文风,永远在路上。新闻工作者不妨从杜绝“文字游戏”开始。

一些新鲜名词出炉,往往最先受到宣传工作者“宠爱”,于是,不顾词语的来源,生搬硬套,乐此不疲。

比如“新常态”。习近平在2014年5月考察河南时说:“中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经济领域新词“新常态”瞬间火爆媒体。自此,不管什么领域、什么对象,使用“新常态”成为常态。

然而,2016年1月18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专门指出了此类倾向——新常态不是一个筐子,不要什么都往里面装。新常态主要表现在经济领域,不要滥用新常态概念,搞出一大堆“新常态”,什么文化新常态、旅游新常态、城市管理新常态等,甚至把一些不好的现象都归入新常态。

不可否认,跨界词语、跨界理念是他山之石,借鉴好了,常能推动工作。比如,“安全文化”概念的提出,源于20世纪80年代国际核工业领域的一场灾难——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故,至今,“安全文化”理念已被广泛应用于其他领域。然而,仍有不少宣传者提到“安全文化”,就等同于安全氛围营造,着实糟糕。为了所谓新鲜新颖新奇,而把新词、跨界词当成文字游戏来戏谑糟蹋,这不仅是不尊重话语体系的问题,更是文风不正的问题。


一些科技术语也常被滥用。近年来,“大数据”在我国已上升到战略层面。令人惊讶的是,一些涉及小单位的新闻报道竟然也堂而皇之地出现了“大数据”的噱头。

为啥不少人惯用“大数据”做文章?原因很简单,用了“大数据”“互联网+”“分布式运算”“软件集成”“云计算”等看上去很专业很前沿的科技术语,会增加神秘感和关注度,提高宣传效果。殊不知,此类弄虚作假的卖弄最后变成了掩耳盗铃的愚弄戏弄。安装电脑不等同信息化,建立数据库也称不上“大数据”,充其量算作是大数据思维。

有些宣传者连“大数据”是啥都没弄明白就开始跟风、滥用、曲解,实属断章取义。有的明明知道它的概念,却为了向高大上靠拢,闭门造车,愣是把软件开发、网页制作、联网通信等说成“大数据”工程实践,实属固步自封、夜郎自大、可笑至极。

“大数据”三个字,看似简单的词语运用,反映的却是挂虎皮卖膏药的文风陋习和文法表现。滥用“大数据”,不是小问题。自以为是的文风反映的是好大喜功、不学无术的作风。


这几年,各级转变工作作风,不少单位的“新提法”“新做法”格外吸引宣传者关注。比如“N会打包”“马上就办办公室”,就曾让一些新闻工作者跟风,看上去新颖,实则往往是“新提法”没有配套新办法,“新做法”只有“三分钟热度”,宣传之后就不再有下文。

1944年3月22日,毛泽东发表《报纸是指导工作教育群众的武器》一文,形象地提到:看报比吃饭更重要。由此来看,新闻工作不仅仅是记录历史,还有关照现实,指导实践,着眼未来,可资镜鉴之功效。

在有些单位看来,检验转作风成效不看群众反映,而是文字游戏玩得到不到位,新闻工作非但没有促进工作,反而成了形式主义的帮凶。心浮气躁的转作风披着宣传工作的华丽外衣,终跳不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泥潭。

力避“文字游戏”当成为新闻工作者的共识共为,更是各级领导干部的目标追求,这是对历史负责、对当下负责、对未来负责的职业担当。


本文选自《新闻与写作》2017年第5期